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娛樂     2017-09-13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文/蔡運磊

一首名為《你沒有遲到,只是活在自己的時區裡》的短詩火了:「有人25歲就當了CEO/卻在50歲去世/也有人直到50歲才當CEO/然後活到了90歲/歐巴馬55歲就退休/但特朗普70歲才當上總統......」用該詩形容孫儷飾演的女主角周瑩是最合適不過了——她17歲嫁人18歲守寡當上家族企業CEO,42歲去世,如此短暫的「數字化生存」,一手爛牌的周女士硬是活得風生水起、燦如錦霞。那麼,生在「萬惡舊社會」的她是如何讓自己和「家國」「花開月正圓」的呢!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猛一看,該劇和《喬家大院》、《大染坊》甚至《白銀帝國》異曲同工,但細細一品,頓覺蕩氣迴腸,女主的事蹟、態度與性格讓我不由得想起諾蘭大叔的《敦刻爾克》裡的那位道森船長。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雖然性別不同、國籍有別,年齡和時代背景相差懸殊,但孫儷版的周瑩確實和道森船長很相似。

首先,他倆在歷史上均有其人,並非憑空捏造、為迎合受眾杜撰的。

其次,他倆都歷經大起大落,遭遇過喪親之痛,見識過人性扭曲,可他倆還是充滿了善意與勇氣,熱愛並準備著回饋這個世界。羅曼·羅蘭說:「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周瑩就是這樣的人。雖然身為舊時代的女人,她無法走上「治國平天下」之路,但在修身齊家、治理家族企業、致力於社會公益、主動履行「企業公民責任」方面,周的見識、膽識、付出可謂「巾幗不讓鬚眉」。諾蘭把影片最散發人性光輝的部分,聚焦於老船長;丁黑極力打造的這位秦商女首富,充滿著人性的光輝。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周瑩出生於1869年(同治九年)。17 歲嫁入涇陽縣安吳鎮安吳堡,婚後僅一年,就痛失兩位親人:公公遇難,丈夫病逝。擱一般人身上,早就心理崩潰尋死覓活了。但她不但沒有,反倒像鐵娘子一樣臨危受命,掌家征戰,在內憂外患及家族內部的明爭暗鬥中,她以過人的智慧將家族商業危機一一化解。「商海麗人行」,一個岌岌可危的商業大廈就此被她柔弱的肩膀撐起,並建設成為一個穩固的商業帝國,也打造了一段驚心動魄、聲名遠播的秦商佳話。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臨危掌局後的那一年,她才18歲。擱現在,正是參加大學軍訓的好時光。而18歲的周瑩藉助在全國巡視自家商業疆域的機會,開始了她對員工的「軍訓」。

在對付成都「川花總號」總管厲宏圖時,周瑩充分展現了自己應對危機的強大能力。「師出有名」,第一招,她選擇了厲宏圖的「名」:取締其杜撰的「吳蔚文贈予我川花總號」;「射人先射馬」,第二招,打點成都府各關卡——讓厲宏圖這條泥鰍立馬失去了興風作浪的靠山。隨後,誠實守信的員工被其提升為商號核心管理層。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企無人則止」,企業管理的核心就是管人。「人心齊泰山移」,周瑩固然不懂現代人力資源的「選育用留」,但她深諳「人性管理」、「人心管理」。因此,在如何防止「大企業病」、保證溝通機制的通暢、降低內耗等方面,她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不過我最感興趣的,還是她為了穩定人心,推行的「陽俸陰俸」制,結果員工薪酬、年終獎增加了,卻沒讓任何人養成「給奶就是娘」的惡習,很好地規避了物質激勵的副作用。

因此,這種近於現代企業經營中的股權激勵制度,極大地調動了員工的積極性。「裕隆全」經營的商品主要是服務型商品,而服務型商品高度依賴於品牌體驗。品牌體驗好就能建立品牌資產,而服務品牌資產則是比製造業商品的品牌更為牢固的資產。於是乎,「裕隆全」的生意不但沒有因「火車頭」易主而受損,反而日新月異地飛昇起來。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強人自有氣場。有人靠錢,有人靠權,有人靠聰明,有人靠手腕。在這些方面,周瑩一個都不缺,但本可靠臉蛋吃飯的她,卻偏偏靠智慧去打拚。她最厲害的,並不是剛才提到的手段,而是她的重情重義。情義無價。有了情義,關雲長就能在「上馬一提金,下馬一提銀」、「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的曹營中果斷地掛印封金、絕塵而去;有了情義,秦叔寶就甘願為朋友兩肋插刀;有了情義,史玉柱、馬雲們才能在落魄之時,依然有核心骨幹樂意追隨、不離不棄。因此,周強人身邊,願意追隨她的能人自然不少。「人多智廣」,這也是她能集思廣益、迅速掌握一手信息、進而進行「信息不對稱作戰」的必要條件。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算盤打得大,才能打得好

如果僅憑這些,就能成為秦商首富,那首富的門檻也未免太低了。放心,周女士還有大招兒。

吳家的生意,歸根結底,還多是掙的農民的錢。舊時代的農民最看重什麼?唯有土地。千百年來,一切社會矛盾、時局動盪的根源,最後都可以歸結為土地問題。周女士儘管身為商賈,但她並沒有像某些既得利益者,只是「在商言商」,她越來越深刻地認識到土地之於農民的重要性後,立馬開始了周式土改:還田於佃,減免租金,自負盈虧,20 年不變......後世政府推出的「土地30年不變、50年不變」政策,堪稱周式土改的高仿品!自然,她贏得了鄉親們狂熱的擁戴。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此外,周女士還有太多商人不具備的閃光點:品質上追求誠信,管理上唯才是用,信息上審時度勢,舉措上靈活求變,甚至還通過學習海外先進的科技,購買了更先進的機械設備與國內沒有研製出的紡織布料,將生意做到了歐美......這種範兒,當時幾人能有!

這還不算,周女士一生中,最為世人所稱道的是她與「老佛爺」的關係。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慈禧避難於西安。周瑩向「老佛爺」提供了10萬兩白銀的「西狩經費」。「時窮節乃見」,感動之餘,慈禧親手題寫了「護國夫人」牌匾,並收她為義女。《辛丑條約》簽訂後,她又向清政府進貢白銀,被封為「一品誥命夫人」。有人分析,慈禧和她一見如故,不僅僅是因為她捐的那些錢,還因為她們同是寡婦,卻同樣憑藉打拚,在男權社會中立足——可謂是患難中的惺惺相惜啊!

對於那些「政治獻金」,有人是有不同意見的,但周女士的家國觀很簡單:「朝廷不在了,國家不在了,家也就不在了。」但從商業的角度說,我認為周女士頗有遠見——這點和洛克菲勒家族捐獻地皮蓋聯合國大廈具有異曲同工之妙。

二戰結束,盟國決定在紐約建造聯合國大廈。當各國首腦們為建樓的資金和地皮犯愁時,忽然收到一筆昂貴的捐贈——一塊價值870萬美元的土地,捐贈方正是洛克菲勒家族。企業不是慈善機構,於是家族成員群起而反對。

但反對歸反對,與此同時,洛克菲勒家族還買下了這塊地周邊的大部分土地。結果聯合國大廈建成後,它周邊的土地價格立即飆升數倍。沒人能夠計算出,洛克菲勒家族此番「折騰」:到底賺回了多少個870萬美元——予人有利,自己有利!精明的商業頭腦永遠在高瞻遠矚,周女士也不例外。

「秦朔朋友圈」創始人秦朔說:企業不要太高估自己的護城河。從沈萬三到胡雪巖,也許,他們都太高估了自己企業的護城河了。而周瑩,則敏銳地注意到了這一點。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出生在那個時代,周瑩的一生,經歷了比和平時代要多得多的波折、災難、考驗,可她見識了人性之可畏,明白了生命之可貴。於是,在短短的24個春秋裡,她彷彿在和時光賽跑,最終不僅成功扭轉了吳家商業的頹勢,也為自己贏得了舉世無雙的名聲。她的一生,無論哪一段故事拎出來,都可能被拍成一個傳奇影視劇。真的難以置信:一個人竟然經歷過這麼多的歷史大事件!更難相信的是,一個女人在經歷瞭如此殘酷的磨難之後,仍能以最大的善意生活,以最誠摯的心待人,以最大的可能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

特雷莎修女說過,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辦大事,但我們都可以用大愛去辦小事。

17嫁人18守寡42去世,一手爛牌卻成第一女首富,與慈禧母女相稱

有人說,人生就像一場大火,我們每個人唯一可做的,就是從這場大火中多搶救一些東西出來。周女士的所作所為,正是在救火。她不但救火,還用大愛辦了許多小事,「劈柴餵馬」,於是乎,「春暖花開」;於是乎,「花開月正圓」。

《花開月正圓》是電視劇,電視劇的創作歸根結底是藝術創作。既然是藝術創作,我們就應尊重藝術創作的基本規律,尊重市場,給予導演、演員等主創充分的藝術創作空間。《花開月正圓》不是紀錄片,所以受眾沒有必要按照紀錄片待之。只要他們是按照最合適的人選來遴選主創,不唯大牌,不敷衍了事,力圖通過將大到建築、戰爭場面,小到化妝、服裝、道具、配樂乃至一張紙、一本書、一支筆、一枚郵票等影像的細節元素,努力還原為那個時代中國的變遷,反映出人們生活的變化,精神樣態的新意,那麼就足以折射出人物和時代命運的深刻變革了。

前往公號「一起侃電影」,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