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申斯基?名字挺怪,但你可曾想他是個著名的教育家?請看名言

2017-11-26
烏申斯基?名字挺怪,但你可曾想他是個著名的教育家?請看名言

康斯坦丁.德米特里耶維奇.烏申斯基(1824-1871), 19世紀俄國教育家,被稱為"俄羅斯教育心理學的奠基人,其代表作有《論公共教育的民族性》、《人是教育的對象》等。關於教師關於教育,他說:

1. 教師個人的範例,對於青年人的心靈,是任何東西都不可能代替的最有用的陽光。

2. 教師的人格力量是任何教科書、任何道德箴言、任何獎勵和懲罰手段無法替代的一種教育力量。

3. 教師是過去和未來之間的一個活的環節。它的事業,從表面來看雖然平凡,卻是歷史上最偉大的事業之一。

4. 如果一個教育者對時代的合理要求如聾似啞,那麼,他自己就會使他的學校喪失生命力,自願放棄他應有的對生活的那種正當合理的影響,而不能完成自己的責任。

5. 人類教育最基本的途徑是信念,只有信念才能影響信念。

6. 完善的教育可能使人類的身體的、智力的和道德的力量得到廣泛的發揮,至少生理學和心理學能清楚地指出這種可能性。

7. 如果我們把我們的健康信託給醫學家,那麼我們就要把我們的子女的道德和心智信託給教育者,把子女的靈魂,同時也把我們祖國的未來信託吉他們。

8. 在教育中,一切都應基於教師的人格,因為教育力量是只有活動的人格源泉中產生出來的。無論什麼章程與計劃,無論什麼巧妙的設施,哪怕想得怎樣巧妙,都不能代替教育事業中的人格。

9. 不管教育者或教師如何把他的最深刻的道德信念隱藏得怎樣深,而只要這些信念在他內心存在著,那麼,這些信念也可能表現在加在兒童身上的那些影響上,……並且這些信念愈是隱蔽,則它的影響作用愈是有力。

10. 如果教育學希望從一切方面去教育人,那麼就必須首先也從一切方面了解人。

11. 當我們信託教育以兒童的純潔的和易感的心靈,信託它去在這些心靈中刻劃最初的,因此是最深刻的輪廓時,我們完全有理由去問教育者將在他的活動中追求什麼目的,並且要求對這個問題有明確而斷然的答覆。

12. 一個真正的教育者應當是學校和生活及科學之間的中介人:他應當只把科學所取得的真實的和有用的知識採用到學校中去,而拋棄那些在取得知識過程中不可避免的一切令人迷惑的東西。他應當從學校培養一代新人到生活中去,要使這一代人出污泥而不染,不為紅塵中的變幻無常的誘惑所玷污,而能充分有準備地去參加等待著他們的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