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閱讀 | 皮克斯的動畫好看是因為:它很懂技巧,但也很拼

2017-11-26

皮克斯的最新動畫《尋夢環遊記》即將上映,這是一部講述墨西哥小男孩追尋自己音樂夢想的故事。關於這部動畫的製作,你一定有很多想要了解的,現在一起來看看這部動畫片製作背後的故事吧。

2016~2019,皮克斯唯一一部原創的新故事

《尋夢環遊記》在最近幾年的皮克斯電影中會是唯一一部原創的新電影,在此之前的兩部(《海底總動員2:尋找多利》和《汽車總動員3》)和之後的兩部(《超人總動員2》和《玩具總動員4》)都是皮克斯電影系列的續集。

故事是這樣的……

《尋夢環遊記》的故事發生在墨西哥亡靈節期間,一個名叫米格爾的小男孩來到了他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的父母希望他加入家族的製鞋生意,但是他想成為像他的偶像埃內斯托·德拉科魯茲那樣的音樂家,但問題是,在這個家庭中,任何形式的音樂都是被禁止的。

儘管如此,米格爾仍舊嘗試在父母和祖父母的眼皮子底下追求他的音樂夢想,設計出了他自己的臨時吉他。當然,米格爾很快被發現了,他的吉他被摔成碎片,於是男孩離家出走獨自追逐自己的夢想。

米格爾現在急需一把吉他,於是他決定打開科魯茲的墳墓去偷這位歌手的吉他,而這在墨西哥亡靈節是個大禁忌,於是當米格爾一碰到那把吉他,他就被推入了亡靈之城,在這裡,他必須將他的已故祖先和他的音樂偶像重新聯合起來,才能回到活人的世界。

你會覺得熟悉……

這部電影的前35分鐘就像是一個《綠野仙蹤》和《回到未來》的結合體。米格爾像桃樂絲一樣,渴望離開家,去追求更廣闊更精彩的人生。之後他被扔進了一個異世界(亡靈之城就相當於奧茲國),為了回家,他必須獲得音樂偶像埃內斯托·德拉科魯茲(相當於《綠野仙蹤》里的巫師)。一路上,一隻無毛小狗(相當於《綠野仙蹤》里的托托)和一個風趣的骷髏落魄樂手(參考《綠野仙蹤》的稻草人創作了這個人物)成為了米格爾的同伴。同時,米格爾在亡靈之城待的時間越長,他身上就有越來越越多的部分變成骷髏——他的手指首先變成了只有骨頭的樣子(《回到未來》里馬蒂消失的手的設定)。

為什麼選擇墨西哥亡靈節?

為什麼導演李·昂克里奇想要拍一部關於亡靈之日(墨西哥亡靈節)的電影?因為這位電影人被這個節日的景象吸引住了:大膽明亮的色彩和濃厚的節日氣氛。皮克斯電影在墨西哥的被接納程度也給昂克里奇留下了深刻印象。那裡的觀眾非常喜歡皮克斯這個牌子,所以昂克里奇想為這些熱情的觀眾創作一部電影。

聯合編劇及導演阿德里安·莫利納和李·昂克里奇到墨西哥旅行,對墨西哥亡靈節進行了第一手的體驗。這個節日是迎接已故的家人朋友回到活人世界的節日,既憂傷又歡樂。家人在祭壇上擺上祖先的照片,在街上灑滿金盞花的花瓣,引領亡靈前往墓地。晚上,整個社區的人聚集到墓地來慶祝與祖先的“重聚”,並紀念他們。

關於墨西哥文化……

主題上,《尋夢環遊記》重點在於講述人們與跨代際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聯合編劇及導演阿德里安·莫利納說,“能夠刻畫一個墨西哥家庭和墨西哥主人公是非常美好的事情……看到你自己和你的民族傳統呈現在大銀幕上真是一件很棒的事。”

作為一個來自俄亥俄州的白人,要製作一部墨西哥文化電影,李·昂克里奇是如何協調的?昂克里奇說,“我知道我得把它做對。最不希望的事情就是把電影弄得像一個外人拍的……我知道我不是拉丁裔也不可能成為拉丁裔,但是我知道有很多電影人拍出了很棒的非他們自己族裔文化的電影。我很認真地在做這件事。能夠有阿德里安·莫利納在我身邊真的很棒,還有那些文化顧問和劇組中許多的拉丁裔成員……我希望我們做對了。如果我們有任何失誤,都不會是因為我們沒嘗試過。”

為了讓電影準確反映墨西哥文化,昂克里奇請來了很多文化顧問到電影開發過程中來。在皮克斯,每十二周就要進行一次電影粗剪。通常這只是一個內部的程序,但是做《尋夢環遊記》時,昂克里奇把這些片子帶給了許多拉丁裔社區的重要成員觀看。有時候這些顧問會給出非常重大的建議,然後《尋夢環遊記》的劇情就會隨之改變。例如,昂克里奇提到了雅布莉塔,電影中米格爾的奶奶。原本她隨身攜帶一個木勺,會抽出來打人。一個墨西哥人建議說,“不行,她應該用拖鞋打人。”於是在電影里,雅布莉塔,如果被激怒了,就會抽出她的拖鞋去砸那些惹到她的人。

亡靈的世界是怎樣的?

昂克里奇觀看了許多描述陰間的電影,不過是以一種“避免這樣做”的態度來看的。有關陰間的電影最常用的邏輯是進入一個怪誕的或者夢裡的世界,但在《尋夢環遊記》中,很重要的一點是保持一種“真實的感覺”。昂克里奇想要一直能夠保證“亡靈之城”有固定的規則。

那麼,那些規則是什麼?“沒有笑話,”昂克里奇強調說,“沒有那種街角出現骷髏星巴克的笑料。不需要那種幽默。”亡靈的世界需要有一個特定結構。你死的時候什麼職業,在陰間就還做什麼工作,“對有些人來說很棒,而對有些人來說就很糟糕了……”

電影製作者們努力想要尋找一種有趣的視覺方法來展示亡靈如何來到活人世界來。在早期的概念中,亡靈之城出現在小巷的盡頭,但是這不夠戲劇化。通過研究這個節日,莫利納和昂克里奇把著眼點放在了金盞花花瓣的重要性上,並從這個細節創作出了金盞花橋——一座連通亡靈之城到活人世界的花橋。

故事的源頭:主角動機

昂克里奇和莫利納還儘量把主角的最基本動機實體化:他愛音樂。《尋夢環遊記》與米格爾想要成為歌手的理想有關。這個孩子離開家人,來到亡靈的世界,只是為了得到祖先的認可,讓他可以追求夢想。如果你沒有立即理解和抓住米格爾的動機,這整個電影就變得支離破碎。

在早期的剪輯中,米格爾只會直接說“我想玩音樂”。這當然感覺很明確很直白,作為一個解決方法,電影製作者們覺得也許米格爾把他的理想唱出來會更好些,但這在電影整體調性上又感覺很突兀,因為《尋夢環遊記》並不是一部人物會突然唱歌的傳統音樂劇。最後昂克里奇和莫利納確定了最後的解決方案:米格爾有一個秘密房間,裡面有他為自己的音樂偶像設置的祭壇。這個祭壇把米格爾的音樂夢想實體化了,不需要任何額外的闡述就能夠表達出他的動機。

《尋夢環遊記》里有約翰·拉岑貝格嗎?昂克里奇說,“我們真的非常糾結,因為現在我們有了全拉丁裔的陣容,不過我確實給他準備了一句台詞,因為我不想打破傳統。所以我們有一個全拉丁裔陣容,包括約翰·拉岑貝格。”

角色設定:伴侶犬但丁

電影中米格爾的伴侶犬但丁,是一隻墨西哥無毛犬(xolo)。Xolo這個名字來源於墨西哥原住民阿茲台克族的神明Xolotl,這種狗被認為是一種神犬,可以對抗惡靈,引導亡靈超度……所以但丁加入米格爾去亡靈之城的旅程,還挺合適的。

角色監製克里斯蒂安·霍夫曼查看了很多以往的迪士尼動畫中的狗,來為但丁的動畫動作做參考:《飛屋環遊記》里的道格,《閃電狗》里的博爾特,《小姐與流浪漢》里的流浪漢。

動畫指導尼克·羅薩里奧說,在最初設計但丁的時候,這隻狗是鬥雞眼,但是畫師們覺得這狗太可憐了,他們已經弄壞了但丁的一隻耳朵,尾巴和牙齒,再把它的眼睛弄成鬥雞眼,似乎太過分了,所以但丁的最終設計讓眼睛恢復了正常。

有一部短片《但丁的午餐》,可以看出早期的剪輯和最終的版本有多少變化。在粗剪中,但丁更有好奇心和自我意識。它知道香蕉落到自己頭上,在接近骨頭的時候更為謹慎,不過昂克里奇希望但丁不那麼善於表達。在《但丁的午餐》的終剪版本中,但丁成為一個像脫線先生那樣有點沒頭腦的角色,完全注意不到自己周圍的環境。

角色設定:怪獸佩皮塔

在《尋夢環遊記》中,佩皮塔,一隻怪物樣子的生物(蜥蜴、鷹、老虎和公羊的混合體),在亡靈之城中一路跟蹤米格爾。這個生物是根據“墨西哥可動玩偶”“愛波瑞吉”為原型設計的,佩德羅·里內拉斯一開始有了“愛波瑞吉”的概念是在1936年。這位玩具製作者當時臥病在床,做了一個有各種混合動物的夢——有尾巴的鴨子,有翅膀的獅子,有甲蟲腦袋的犀牛——圍繞著他,吟唱著“愛波瑞吉”。里內拉斯把這個夢編進了一個墨西哥傳統故事中,製作出顏色鮮艷大膽的小人偶,賣到各處。現在愛波瑞吉甚至有一個完整的神話故事:根據墨西哥鄉民說,它們是靈魂引導者,帶領人們走上正確的道路。

角色設定:骷髏亡靈

動畫畫師們在設計說話骷髏時遇到了兩個問題:

1)怎麼能讓骷髏顯得適合全家人觀看?

2)怎麼在一個骨架上傳遞情感?

解決辦法是:全部通過眼睛。給骷髏們加上特別大的眼睛(在《尋夢環遊記》世界裡,裝飾過的玻璃眼睛鑲進骷髏們的空眼窩裡),於是面容可怕的骷髏突然變得有點可愛。然後畫師們給骷髏們戴上假髮,畫上眉毛,塗上胭脂——這都讓他們們變得一點兒都不可怕了。

蓋爾·加西亞·貝納爾的落魄樂手骷髏,畫師們設計他的表演動作時參考的是一個看起來不太可能的來源:《午夜牛郎》拉索·里佐。

監製動畫師金妮·桑托斯說,以前從沒做過骷髏的動畫,皮克斯的動畫師們一直在討論亡靈的正確運動方式。活動的時候骨頭應該是粘在一起的嗎?還是應該更靈活有彈性?根據最終的電影來看,昂克里奇和皮克斯動畫師們決定介於這兩者之間——骷髏們走路的時候,骨頭會彈開一點,但不會到散開的程度。

你能找到亡靈之城中的“閃靈”嗎?

李·昂克里奇在拍攝皮克斯動畫時,很喜歡從他最喜歡的電影《閃靈》中偷偷借鑑東西……那麼《尋夢環遊記》有多少借鑑自《閃靈》?昂克里奇說,“有那麼一點,我覺得有三處吧……”當然他並不會具體告訴我們那三處都是什麼,或者什麼時候出現在電影里。

想知道“閃靈”出現在哪裡,只能自己去影院一探究竟咯。11月24日《尋夢環遊記》全國上映。

 

來源:影視工業網

原標題:皮克斯的動畫好看是因為:它很懂技巧,但也很拼!

最新更新時間:11/26 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