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電影嘉年華被稱為中國版熔爐

2017-11-26

嘉年華電影是中國版熔爐嗎韓國電影《熔爐》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中國電影《嘉年華》雖然題材與《熔爐》一樣,但是並不是真實事件改編的。

於11月24日在全國公映的電影《嘉年華》,因為故事題材的相似,而被稱為中國版《熔爐》。這部電影也因為話題的相同性而與當前事件產生了某種聯繫。對於這種“蹭熱點”的行為,我們是歡迎的。中國已經很久沒有上映這種引人深思的電影了。上一次的《親愛的》還是在2014年。

電影《嘉年華》講述的是兩名12歲女生被性侵的故事。而電影所描述的成人世界是黑暗的,孩子已經足夠可憐,但是更可怕的是大人們的態度。他們妥協、責罵、拒絕。史可扮演的律師則成為唯一正直的成年人。

“我這個片子,性侵是故事的一個起點,但不是一個終點,我覺得整個社會都在失職,他們是一整個鏈條,哪怕任何一個鏈條中有人做出了他該做的事情,這個事情就有可能被停止、被禁止,這些孩子們就能得到保護。”

這部電影的導演也是被一則女童被性侵的新聞所觸動,從而拍攝了該部電影。如今,部電影上映了,悲劇卻依然在發生。電影讓我們關注問題,台詞告訴我們道理。

“過去的如果就讓它過去了,未來只會越來越糟。”

“不要用滿腔的憤怒和眼淚結束,要凝視真實直到最後,重要的是永遠記住真實,這才是拯救希望的穩固的根基。”

如今我們雖不再冷漠,但惡魔依然在作惡。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忘記。

據悉,這部電影並不是真實故事改編的,所以沒有原型哦!

如今我們雖不再冷漠,但惡魔依然在作惡。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忘記。

據悉,這部電影並不是真實故事改編的,所以沒有原型哦!

嘉年華電影劇情介紹字面含義,我們很容易被誤導,以為電影里說的故事是幾個明媚少女的最好韶光。

其實不然,這是一部讓人看著很沉重的電影,電影里的少女和《熔爐》里的受害人一樣,眼神當中充滿了恐懼和驚慌,有一種欲說還休的幽怨。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的女主角文淇(影片中飾演小米),是個年僅14歲的小女孩。

而且在本屆金馬影展,她在另一部影片《血觀音》中的表演,還同時提名了最佳女配角。

14歲的女孩,同時提名金馬女主、女配(有可能成為年紀最小的金馬獎映後),不得不讓人嘆服。

關於這個00後,小Z之前寫過(←回顧戳)。

導演是《白日焰火》的製片人文晏,想必大家也能對本片風格略窺一二。

不知道有多少人還記得,2013年發生過一起駭人聽聞的,校長官員性侵幼女案。影片的故事,正是據此案件改編。

電影主要是兩條線,小米和小文的成長故事。

小文是一個初中生,遭遇了商會會長的性侵。

小米是事發酒店的女招待,她看到了所發生的一切。

15歲的小米,三年前離家出走,以黑戶身份在濱海的一家賓館,負責保潔的工作。

偶爾,她也會頂替前台小姐姐值夜班。

一天晚上,一個中年男子,和兩個十一二歲、身著校服的女生,開了兩間房。

既不是外地人,也沒有很多的行李;兩個女孩還叫了幾罐啤酒,這樣的三個人,難免會引起小米的注意。

深夜,她發現男人闖入了女孩們的房間,於是小米拿出手機,對著監控錄像,偷偷拍下了這一幕。

第二天,兩個女孩衣冠不整地離開了賓館。至於昨夜發生了什麼,小Z不想多說,大家應該都懂。女孩們身上的傷痕,很快就被同學和家長發現。

小文(受害女孩之一)的媽媽,不但沒有安慰自己的女兒,反而一巴掌扇在了女兒臉上。

不僅如此,小文的媽媽還剪掉了小文的披肩長發,並且一邊把女兒的cosplay服裝扔在了地上,一邊大罵:

“我讓你穿這些不三不四的衣服!”

而另一個受害的女孩欣欣,他的家長更加無恥。

他們忌憚罪犯劉會長身居高職,手握權力;於是在背後達成交易,劉會長負責孩子的學費,家長不再追究責任。

另一邊,賓館的監控失效,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劉會長進入過女童的房間;因此無法直接定罪。

手握重要證據的小米,經過掙扎和矛盾,最終還是選擇將證據提供給律師。

你以為有了直接證據,劉會長會被繩之以法?那就大錯特錯了。

警方在讓小文指認視頻之前,又安排了一次身體檢查。這一次,檢查的結果顯示,女孩並未遭到性侵犯。

這個反轉,夠不夠荒唐?夠不夠扎心?至於結果,小Z就不劇透了。

在《嘉年華》中,有著國產電影中少有的克制。

沒有撕心裂肺的情感爆發,沒有觸目驚心的暴力鏡頭,甚至沒有壓抑至極的戲劇衝突。

有的只是故事不緩不急地娓娓道來,以及一個女孩不幸的家庭環境,和一段噩夢般的經歷。

影片中,女性始終是沉默的。我們很容易預知接下來的情節會怎樣,更加為那些無辜而懵懂的女孩,感到一種無助的揪心。

作為案件的受害者,小文和欣欣,在受侵害後第一時間保持了沉默。

她們選擇去學校上課,隱瞞部分事實,很容易讓我們想到現實中許多沒有受過性教育的女孩。

她們不懂保護自己而受害,受害後又因扭曲的罪惡感、因成人世界的刻意誤導而沉默,直到失去第一手證據,令犯罪分子逍遙法外,自己的成長里也蒙受永恆的陰影。

作為案件目擊證人“連帶受害者”小米,在最開始被調查時也保持沉默。

身為一個黑戶,一個被質問“你是不是犯過事兒”的未成年少女,她所能做的就是保住自己飯碗。

老闆要求她“不要說”,混混“一萬塊辦身份證”的現實需求,都讓她簡單地選擇自保。

直到她的自保已經不能自保——老闆辭退她、劉會長僱人毆打她,她同樣成為受害者時,才選擇主動告訴女律師真相。

更令人心酸的是受害者的父母,不僅要求女兒保持沉默,自己也主動選擇沉默。

其他的沉默者,如武斷對待學生的老師,渴望溫情卻遭受不公的賓館前台莉莉姐,公然撒謊的女婦科醫生,實際上都對自己的姐妹施加了變相的屠戮。

小女孩們如果沒有受到正確引導,也許長大就會變成她們這樣的人,一樣辛苦恣睢,麻木不仁,成為時代的犧牲品。

《嘉年華》被視作是一部難得的有勇氣有力量的電影,以冷靜但不乏力量的敘事,寫實但依然保有暖意和美感的獨特風格,“打破沉默”講述著中國乃至世界的社會痛點。

導演文晏說,自己其實已經探索類似的女性題材多年,但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視角和切入點。所以早在四年前自己就開始籌拍《嘉年華》,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打磨劇本。

“直到四年前,我才終於想到作為旁觀者,我們在社會中應該承擔什麼責任?或者有關我們的失職——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去想像受害者、講述單純的受害者故事,所以,我設置了兩個女孩——一個是當事人,一個是旁觀者,通過旁觀者的所作所為,來探討我們(旁觀者)的責任。”